双剑快马

持续性长草,间歇性拔草。

上邪

第六章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卻,忽然而已。执着于过去的辉煌,不过虚度光阴;困囿于噩梦的阴影,你将失去未来。”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人才更应懂得珍惜。”

        “你难道宁愿从此囿于过去与现实的夹缝中,苟延残喘终生不得一丝安宁,也没有重燃信念再现辉煌的勇气么?”

        “毁武再修。我曾在古老的典籍中看到过:有前辈高人为追寻更高的境地不昔自毁武功重新来过。道理大约与抄书一样,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来过,不断的累积经验,不断的锻炼心境,不断的体悟过程,最终能达到什么地步?这应该是我问你的。”

        “我要走了,十年后,你我应当一战。”

        “乐山大佛举世闻名,料想风景也不会差,届时切磋赏景两不误。”

        “当然会来,哈,你是不是该称我一声‘二哥’呢?”

        “算了,有你喊的时候。”

        “二哥……”

        更漏声声,雨急风骤,雷过空宇,万物无声。

        虎跑山庄正寝中,藏剑山庄三庄主叶炜燃了灯火支开窗子遥望初夏雨夜,良久,叶炜关窗欲眠,蓦地一阵迷蒙喑哑的箫声顺着急风飞了进来。叶炜讶然,凝神听了片刻,终是提了伞循着箫声再度踏进了雨夜。

        江南四季虽暖,黄梅雨季到来之时却是湿冷异常。细雨急急扑来,撞在伞面上,闷响不断。连日阴雨,水汽把能钻的地方钻了个遍,院中青砖上各处汇集来的涓涓细流沿着地势流进天井。

        叶炜踩着薄水,循着箫声,绕过重重屋宇,不觉间竟然来到了箫音阁。正欲前行忽闻人声,“柳兄啊,深夜奏曲真是搅人安宁,如此雨夜应是效仿古人:秉烛夜游,赌棋博书才算不枉呀。”

        却是有人比他先来了,看来是鹤溪的那位朋友。转身欲行,却听箫声一停:“江南多雅士风流,我曾有孺慕,你之言行的确风流,却非雅士,藏剑山庄以‘君子风’自喻,你难道不觉自己言行有失君子么?”

        “哈,柳兄,我!叶鹤溪!是狂生!是豪侠!这世间几人称君子?叶鹤溪担不起‘君子’之名,也不想做君子,我只想一剑一酒三两知音,走遍天下!”

        叶炜一怔,豪侠,狂生。

————————————————————

这里是有其实隐藏剧情的:

这个时间是江淮流域的梅雨季节,梅子熟了。

一开始叶三是做梦惊醒的,他对下雨很反感,这个写的很隐晦。

叶鹤溪在说柳末止扰人清净的时候其实他是在一边啃梅子一边喝酒的,柳末止说他没有雅士风流的范就是因为叶鹤溪一边吃一边扔,一点也不雅。
(ಡωಡ)

其实一开始我是想让叶三直接走过去的,可是,想了想,不走过去更刺激。(♡˙︶˙♡)

还有柳末止吹的曲子是“春江花月夜”这个箫曲我觉得很好听。

柳浮云在是何方易的时候以箫代刀想来在这方面造诣不低,想了想觉得应该是跟柳风骨学的,祖孙三代都会“春江花月夜”,但是吹出来的风格不同,柳风骨的应该是沧桑悠长;柳浮云前期的风格是豪情万丈一个春江花月夜愣是吹出秦王破阵乐的感觉,后期嘛就比较沧桑安稳;柳末止这里就是好好的春江花月夜给吹成了汉宫怨。叶鹤溪浅眠被吵醒了,有点嫌弃 (′~`;),觉得自己有责任管一管所以就来了。(ಡωಡ)

评论(4)

热度(18)

  1. 芳菲阑珊双剑快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