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快马

持续性长草,间歇性拔草。

葬剑西湖

作者:叶青君

二、传位 ...
  
【前情提要】
  李倓自南诏皇宫逃离后,亲率手下精兵百人,伪装之下突袭藏剑,击伤庄主叶英,意欲以山庄弟子性命换得叶英臣服,不料叶英面对威胁,仍然心地清明,谨守本心,断然拒绝。李倓反敬叶英气度,邀其共入天泽楼内再叙。
----------------------------------------------------------------------------------   
        天泽楼内未经战火波及,便如平素一般简单静寂,除了两面大屏风之外少有装饰,一目即可了然。李倓确认没有埋伏机关,才松了悄然扣住的叶英脉门,外表看来貌似多年未见的老友般亲近,甚至从小几上寻了壶茶来给二人斟上,语调轻松得似是叙旧:“庄主不便,还是本王动手,可惜茶已冷了。”
  “天泽楼内物品摆放皆有定势,却无不便。”叶英从被扣脉门之时,就并无反应,好像全不知亦不在意自己要害制于他人之手,听得叙话,也只淡淡应了一声,直到拢了衣服跪坐下来,这才开口。“怎的王爷早先不惧将剑交于叶英,方才却怕了吗?”
  “未知之物不得不防,庄主见笑了。”李倓答着,只把玩着手里青瓷茶杯,心思好像偏离到了这杯冷茶之上,毫不在意承认自己的谨慎小心,只觉得可惜了上好的龙井。把玩了片刻,顺了思路,挑眉看向对方,道出自己心意:“本王欲借藏剑山庄改了当今武林的格局,结了这李唐王朝,叶庄主意下如何?”
  有这一问,李倓本想的是如朝堂之上,勾心斗角,语带机锋,讨价还价,心里也做好了种种应对,却不料叶英不似他通常所见之人说话之时都要先想个几番,就连拒绝之前也没借喝茶做个掩饰拖了时间缓和气氛,只简简单单说了“不可”两字,直接拒了。
  这种谈话方法平素少见,倒让李倓觉得省力省心,有趣得很,于是也不急不恼,问了“庄主顾虑些什么”,便微笑等对方再答。
  叶英所答,倒也果然直率,“即为山庄之主,所思所想自是山庄存续。不允,山庄尚有生机,允了,就是有死无生。王爷说呢?”
  听了叶英所思,李倓摇了摇头,语中隐约带出些许血腥,语气却更轻描淡写:“叶庄主不怕我现在便屠了山庄上下,一则除异己,二则杜绝走漏风声?”
  江湖上有人传言,心剑叶英的心中,唯有求剑,但他知道,藏在叶英心底最深处的东西,并不是剑。如果这个人只有心剑的话,那么整个人都会如一柄宝剑,并无多余的光芒,只闪过一丝寒意,便无坚不摧,但事实上,叶英的剑芒虽强,但在里面环绕着的,却是最脆弱的东西。而若有了这最脆弱的东西,何愁握不住这柄宝剑?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叶英面对这样的威胁,只是摇了摇头。“山庄子弟,遍布江湖,王爷血洗了此处,心剑千千万万,山庄便在人心。但若叶某从了王爷,则无论何处,山庄不存。”
  “好一个‘山庄便在人心’!”李倓听着,竟然也不由得赞了一声,但心中隐约有了气恼,只笑了起来,伸手轻佻地勾了对方下颌,“叶庄主真会给本王出难题。那即是说,本王只能要你了?既如此,叶庄主是打算以己身为本王手中之剑,独自与天下为敌吗?”
  听着这话,叶英竟未对对方将自己视若掌中之剑而感到羞辱,只随着对方的力气抬了起头,慎重,但是坚决的直面过去,缓缓开口:“仍不可。庄主一举一动,牵动全庄。世人不分叶英与庄主,故若与天下为敌,则山庄亦将为天下之敌。此事叶某仍做不到。”
  一再被拒,李倓刚才仿佛胜券在握的笑容中终于隐现了狠意。“信吾者,自效其命。不信吾者,自行求生。”曼声长吟着,修长手指转而覆上对方双眼。“大唐颓势已至,天下将分,叶庄主不信本王能保得了藏剑么?”
  “若王爷这般人可信得,则数十年前,江湖上也便不会成了藏剑山庄。”叶英答着,忽略了对方手指在自己眼皮之上若有深意的摩挲,想着父亲当年,科举因徇私舞弊落榜,归来弃文习武,终成了藏剑山庄之名的经历,觉得怎的父子两代,总是因皇室扯入不应有的麻烦之中,心中不禁有些好笑。想了一下,又想到面前之人的经历,淡淡加了一句:“以王爷自南诏皇宫至江南之行观之,叶某也确是不敢信。”
  听着自己还按着平素的习惯讨价还价,眼前之人却丝毫不配合完全一口拒绝,浑然不顾当下势态控于谁手——或许也并非不顾,而是定了心志决不让步——对着毫无进展的谈判,李倓心中本就有了恼意,面对讥讽,便轻蔑的笑了几声,感觉到眼睫在指腹下微颤,指尖一滑刺进眼眶,感觉着面前之人的身体骤然绷紧,看着鲜红色的血沾染了自己的手指和对方的脸颊,再开口时,语气愈发舒缓。“还是庄主多虑了……不过是从了本王合作,或是灭门权作驻军之地而已。本王不在意你藏剑于弟子心中存续否,只要庄主决定,这山庄里活几人。”
  眼眶内一阵剧痛,叶英心底突然一颤,最深的恐惧被不自知的翻了起来。不是恐惧疼痛,更不是恐惧此刻自己只能任人处置,他眼前居然骤然划过了多年以前,自己失明前最后一次见过的早已在心底模糊的自己的面容,之后,世界便是一片安详的黑暗。这份记忆让他不禁屏住呼吸,身体绷紧了,对于疼痛居然忘于脑后,用了几息时间方才定了心,心想幸好只被以为是疼痛,未让人看出了自己的回忆,慢慢把屏住的气吐了出来,想着那人再度提出的问题和方才拒绝的交换,沉声重复了自己的决心:“方才说了,欲要叶英一人可。王爷若只想泄愤,倒是不妨随意,只是叶某双目早已不能视物,也不过疼痛而已,王爷怎的会做出如此情急失智之事?”说到最后,心情平静,居然难得的微微笑了一下。
  “眼盲了,才不可惜。万一哪日庄主回心转意呢?”李倓说着,凝视叶英那难得的一笑,并非强行镇定的伪装,而是当真清明的心底折射,心中微动,低声笑着转了转手指,抚上对方的唇留下一道鲜红,“可惜了……不能随本王北上,亲眼看这乱世长安。”
  听了李倓的话,叶英的眉随着最后四个字出口,微微拢了起来。原本,他心底也在抉择之中。藏剑山庄本就非正非邪,对李唐王室也称不得有什么好感。世家大族,自有立身之道,身为族长,也不可能像外界传的一般与尘世脱节。只是眼前之人,若不值得他赌上一遭,便只能走最保守的道路,护了山庄存续为先。这四字终于打开了他始终在心底反复评估的出口,让他陷入了沉思,并未答话,也未动作,仿佛已经与这一空间融为一起,直到过了许久,眉心展开,呼吸调的匀长,这才缓缓开言,一字一句慎重得很:“王爷自始至终,便言乱世。看来,王爷自认,也只是乱世吗?”
  李倓的手指停在了唇上。他听出来了叶英语调中的郑重其事,再不复方才谨守底线的毫无回转余地,而是仿佛已经下了决心,因为慎重要再度确认一番。只是他知道自己面对着重要的选择,却不知道怎么选才是对的。然而,这凝重的气氛并未让他试图猜测对方的想法予以回答,只挑了挑眉,坚定了自己的答案。“自然是。”
  叶英并未等这答案,他心底已知对方所想,然而这答案依旧十分重要,让他仿佛确认一般慢慢的但是慎重的点了点头。这一瞬间,他知道了自己的选择,也看得到这一选择带来的后果,然而,这条路他必须走下去,无论途中有多艰难,因为另一条看来简单,结局也更加辉煌的路已然堵死了。这样想着,他伸手挪开面前小几,原本跪坐的姿态更加正了,双手扶了地,缓缓跪拜下去,然而声音并不屈辱,也非卑微,而是带着对对手的敬重。“王爷,叶英有一事相求。并无什么价值相抵的物品,王爷不准也可,只望王爷认为,叶英这一跪还有些价值,能允的了这一心愿。”
  看着叶英跪倒,李倓原本有一丝笑意,然而听了这话,笑意隐去了。他知道自己选择错了,但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若连自己的选择都坚持不了,只能跟着外界的情形左右飘摇,目标又有什么意义可言?低头看着叶英,他眼中再无轻视,手指撑着下颌沉吟片刻,“说。”
  叶英知道,李倓会准。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一跪自取其辱。烛龙殿中只是用药,对于此人也没什么交集,然而从山庄激战,自己被这人正面击败之后,无论从对方的剑势之中所感,或是从方才的接触之中所知,李倓心中有着固执堂堂正正的一面,只是看对方值得给予这般待遇与否。这样的建宁王实在值得尊敬,只可惜……他只要乱世,无论有没有赢的可能,山庄都不能卷入乱世之中。这样想着,他跪姿端正,郑重的表达了自己的尊敬与谢意,语声之中带了一丝决绝:“藏剑弟子众多尚行走江湖,只求王爷准叶英给他们最后留一消息。此后,便任凭王爷处置了。”
  听了这一要求,李倓无喜无怒,轻轻笑了声。“可以。还要本王为你传话么?”
  “如此便谢过王爷。”叶英应了,他信接下来无论自己说了什么,这人都会原封不动的传达出去,当下缓缓立起身来,肃容而立,如同所面并非敌人,而是立于山庄大典之中,众弟子之前,声音坚定,一字字传了:“藏剑山庄庄主之位传于我正阳门下大弟子叶凌烈,汇拢师弟,告其:尔等尚在,山庄则在!”说完,沉默了片刻,又想了想,却也没再加什么多余的话语,只跪坐回原地,双手放于膝上,微微低头,连呼吸都慢得几不可闻。
  李倓始终在一边静静的等了,没了不在意的神色,如同前来观礼的宾客般郑重。居然行此破釜沉舟之举,将藏剑山庄扯出与建宁王的联系,全不顾置身敌手的自己,将之当了交换藏剑山庄安危的筹码吗?心里想着,一直等到叶英再不发一言,才露出一段笑意。“这话,本王替叶英传了。到时候信不信,如何信,本王便不保证了。”说完,仍粘着血的手拔剑一挥一挑,断了对方双手经脉,叹息一声:“交了藏剑山庄到本王手里,寄信于弟子内心么?叶英啊,本王未见过比你更敢赌的人。”
  本已想清了自身就是建宁王终究不得山庄怒火的祭品,原已静待处置,但感到手上的经脉骤然被断的时候,比疼痛更利的是心中突然出现的空落。此生便持不得剑?叶英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的到来,在生命之中,他没有哪天是没有剑的,骤然分离的感触好似身体的一部分被硬生生撕了去,脱离了自己的身体,让他心底惊慌不知所措。正寒冷间,心底却有什么温暖的力量泛了上来,逐渐暖了他的身体,支撑着他,让他许久缓缓答出:“叶某不赌,心剑之道,‘直指本心’四字而已。”
  “只是心若错了,岂不是要步步错。罪孽凭庄主一人担下,岂不沉重。”李倓叹了口气,压了对方臂上穴位止血,“便与本王一同看看结局如何吧。”
----------------------------------------------------------------------------------      
(叶凌烈之事,详见番外《试剑》。)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演员:李倓——风;叶英——华。
欢迎关注微博,微博名与作者名相同:叶青君。

评论

热度(13)

  1. 海东青双剑快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