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快马

持续性长草,间歇性拔草。

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三章    神异    

        时值七月,地处关中的咸阳城闷热异常。乌压压的黑云已盘踞了好些时日,可无论这乌云怎样聚集就是不下雨,只是任天气越来越热,越来越闷。就像这大秦帝国的主人——始皇帝的怒火一般——大秦一统六国,然,六国余孽不跪地称臣,竟妄图复国!   
        “跑了?!为寡人征战四方,战无不胜的精兵缉拿一个重伤的盖聂,一个黄口竖子,非但没抓住,竟还损兵折将?”十二旒微微晃动,阴影下始皇帝面目模糊不清。   
        “启禀陛下,会稽郡郡守三百里加急奏章。”殿外舍人高声的通报打碎了殿内凝滞的气息。通事舍人将奏章呈上丹犀玉阶,御座下的赵高接了奏章转呈始皇帝。  
        嬴政捏着会稽郡郡守命人三百里加急送至咸阳的奏章,皱了皱眉头,“宣章邯。”复又将奏章扔在御案上。   
        “你等皆退下。”大殿内,公卿连同宫侍匆匆向帝王施礼离开,“赵高,”众人退至殿门,始皇帝忽然发了话,殿门阖上了。大殿内虽燃了宫灯,然而阖上殿门依旧昏暗,可赵高却清晰的感觉到始皇帝的目光——有如颈上悬剑——锋芒在背。“宣扶苏及蒙恬,不必通禀。”   
        章邯来的很快,到曲台宫时,始皇帝仍在看钱塘郡守的奏章。章邯见礼后,始皇帝抬手将奏章扔给了章邯,接住奏章略略看了一遍章邯将奏章奉回御案,静候上谕。   
         “寡人命你即刻启程前往钱塘县,查清楚‘钱塘湖冰封’之事与六国余孽是否有联系,把这个所谓的‘水神’给寡人带回咸阳。此事你可全权处置,若有牵涉其中,意图不轨者,杀无赦。”   
         “诺。”章邯稽首的瞬间飞快地扫了一眼御座上的始皇帝。   
        帝国新立,阴影重重,六国余孽溃逃四散不见踪影,诸子百家蠢蠢欲动意欲对抗帝国,两者暗中勾结,不过是时日问题,现下有了盖聂跟那个孩子做这个“高尚”的借口,不知尔等还能隐忍到几时?莫要让寡人失望,这个天下,这个九州,已经乱了太久了,久到天下人已经忘了什么是太平盛世。寡人会给天下人创造一个太平盛世,一个只有寡人才能创造的太平盛世!   
        扶苏与蒙恬到大殿时,章邯刚刚出大殿。章邯神色非常奇怪,向两人见礼后就急匆匆离开了,二人侧首对视,随即进了大殿。   
        比起只剩一盘散沙的六国余孽与态度暧昧诸子百家,始皇帝更关心来自北方的的敌人——匈奴。这个顽固的敌人自周时期就存在,天下几经战火,匈奴的威胁却一直存在。他既已一统天下,又如何能容匈奴觊觎他的天下?       

PS:
嬴政是不是有些崩?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