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快马

持续性长草,间歇性拔草。

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二章   冰封  

        积雪压断细枝的声音纵然是白日亦清晰可辨,叶英抬首望着楼前虬曲苍劲的海棠古木,神思渺渺。多少年月了,西湖几时落过这样大的雪?   
        “禀庄主,正阳令业已发出。”叶晖颔首示意弟子退下,滚到舌尖的疑惑绕了一圈又重新被咽了回去。   
        “阿兄,自龙井茶园往东,凡非我藏剑子弟我皆已按计划安排他们离开此地。”叶晖尚在思量,便见叶蒙急匆匆地走了过来。这滴水成冰的天气他竟起了满头的汗。  
         “四弟辛苦了。此事,祸起藏剑,定要妥善安排。”叶英转过身道。    
         “我回来了!”叶凡几乎是跑着来的,到了天泽楼的石台前,脚尖一点石柱自台下翻到了台上,稳稳地落到了叶晖面前,叶晖被他吓了一跳。  
         “你啊,几时能稳重些?”   
        “阿兄自己走神,怎么能怪我?小弟在剑冢忙了整整一大天,再不跑动跑动怕是要冻成冰块了!”叶凡不停地活动着手脚,好似一停下真的就会变成冰块一样。   
        “这剑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叶蒙疑惑万分。   
       “几位庄主,容浮仙说一句,先用饭吧,这亥正二刻都要过了。”后厨的小侍女已经跑了好几趟了,再跑两趟,估计整个庄里的弟子都要知道了。  
         晚饭就摆在天泽楼二楼,就他们兄弟五人。叶家家风甚严,兄弟五人都没少吃过“食不言寝不语”的罚。眼下就他们五人,而且心头的那根弦崩了一天,这一放松下来,话匣子也就打开了。   
        “为什么我要喝两碗姜汤?”叶凡被叶晖捏着鼻子连灌了两大碗姜汤,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  
        “今天谁都得喝姜汤,让你喝两碗是阿兄心疼你在剑冢忙了一大天。”叶晖打趣道。   
        “O(∩_∩)O哈哈哈~,姜汤而已,五弟你在天山呆了这么多年,喝姜汤不得比吃糖还简单?”叶蒙拍了拍整个都蔫了下去的叶凡,“不过这种天气还是喝酒最好……”话音甫落,便发现连阖着眼的大哥都在'看'他,“玩笑而已,玩笑而已。话说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父亲怎么说?”                 
        叶晖看了看继续神游天外的阿兄,又瞅了瞅心不在焉的三弟,默默叹了一口气,“还是我来说吧,父亲说该来的总是会来,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自己吓自己。”言罢,喝了口姜汤随之就放下了,这姜汤的确不怎么好喝。  
         “没了?”   
         “没了。”  
         “所以这到底说了啥?我为啥一点也没听懂?老爹这是让我们别瞎忙乎?”叶凡不太能理解自己父亲的想法,更不能理解兄长们的冷静。
       晚饭散时子时已经过了。
       叶英送走几个弟弟后便一直站在天泽楼前,天光破晓时独身一人去了剑冢,叶英一人站在祭剑台。从剑冢四谷吹来的风将冰晶顺着岩壁肆意蔓延的声音带到他的耳际。
        刹那间剑气如虹冰屑四溅,本立于祭剑台的人在漫天的剑光冰屑中失去了踪影。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