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快马

持续性长草,间歇性拔草。

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一章   奇寒   
       

        “雪又大啦!”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   
        “是啊,十月不到湖水就结了冰,现在又开始飘雪了。”   
        “随二庄主北上的师兄们说雁门关那的早就穿上冬衣了呢!”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那里八月下雪,我们这九月半下雪。”   
        “这可不能比,雁门关本就冷。”   
        “事出反常必有妖。”   
        早课未完,天就飘起了雪,习武之人不惧寒暑,而且西湖的雪从来都是又小又轻,好似五月的柳絮,张霞几人并未将其放在心上。可哪知雪越下越大,短短一盏茶的功夫,地上便积了半指多厚的雪。弟子们少年无惧,然张霞几人深知少年人身子骨金贵得很容不得半点差错,便令弟子去厅中继续早课。   
        从寅正二刻到卯初一刻①,一个时辰不到,地上的积雪已经厚到了小腿,而且还有愈下愈大的趋势。   
        叶晖本在书房处理庄内大小事宜,然而早上派去洛阳的弟子突然快马加鞭地回来了,并带回了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出了藏剑,一路向北,一路上不仅雪愈来愈小,而且天气也是愈来愈温和。从藏剑往北不到二百里的地方莫说下雪了,连树上的叶子还是泛着绿的。几人情知不好,赶忙四处查看了一番,立刻掉头飞马回藏剑禀报给二庄主。叶晖闻言便命弟子去往藏剑四方查看,结果亦然,此等怪事闻所未闻。当下正值多事之秋,叶晖不敢妄下定论。思虑再三,命人请几位庄主前往天泽楼一叙。   
        天泽楼后,锦衣华发的剑客正专心致志地“看”着面前将开不开的的红梅,浑然不觉发上,肩上落满了雪。   
        突然,剑客似乎从那悠远玄奥的奇异之境中惊醒了过来。转身朝厅里走去。        
        微不可闻的足音愈加清晰了。   
        “大公子,几位公子来了。”罗浮仙的声音从外堂传来。   
        兄弟五人落座后,闲谈了一番——主要是给长兄讲讲外间的趣事,哦,主要是五公子讲。   
        眼见着叶凡越说越兴奋——都快比划上了,叶晖忙把发生在山庄的怪事说给长兄听。   
        叶英垂首不语,纤长苍白的手指摩挲着剑柄,少顷道:“最冷的地方是哪?”    
叶晖一怔,“是剑冢,从剑冢回来的弟子说那都能滴水成冰了,我去看了并无夸张。还有,父亲并不在剑冢。”   
        “父亲在虎跑山庄,父亲昨天送菲菲回去的,想来是剑冢太冷了。”四人闻言点头。  
        “这也太冷了点吧,九月的天山也不过如此。”叶凡咋舌。   
        “是太冷了。二弟三弟随我去见父亲,五弟亲自前往剑冢换防,四弟留下安抚弟子。”   
        雪愈下愈大,鹅羽般的雪片在刚结了冰的西湖上堆了厚厚的一层。三道赤金色的流星在雪面上飞速驰过。   
        雪,依旧在纷纷扬扬的的下着。                              

注:寅正二刻到卯正二刻①:寅时是03:00—05:00,分初和正,各一小时。寅正为04:00—05:00,每小时分4刻,寅正二刻是04:30;卯时是05:00—07:00,卯正二刻是06:30。所以寅正二刻到卯正二刻是04:30—06:30。小黄叽们也很不容易啊o(*^@^*)o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