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快马

持续性长草,间歇性拔草。

上邪

第五章

        “整人赔上自己,叶鹤溪你这诚意可真是感天动地。”

        “师姐怎能讲这称之为‘整人’呢?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虽不知柳兄因何缘由竟致少年心老买醉弃生,然相见即缘,我不能坐视他虚度年华成为冢中枯骨。”叶鹤溪手捧姜茶身披貂裘,如同一只过冬的松鼠般用大尾巴缠住自己蜷缩在寝榻一角,义正言辞为自己的仗义援手一时冲动申辩。

        “如此救人,长见识了。”略显冷漠的声音自锦屏后传来,正在做口角之争的两人一愣。

        “阿爸!”

        “师父!”

        “嗯。”锦屏后转出一人:如梅似雪。容颜极盛,如剑指眉峰嚣张刺目,那满头华发硬生生截断了生气,仿若一尊出自名家的木塑泥偶。见到两小儿女嬉笑眉眼间略略有些许松动,却仍是了无生气。

        凛风卷尘动万里,弓勾穿云凛寒芒。

        何方易总是在不归之海的山崖上坐很久。他忘了所有,只剩下刻入骨髓的武技和如影随形的虚无空寂。

        从被称为“何方易”的那一刻起,苦苦追寻的前尘往事似乎已经不再重要。他只觉得现在的他就是一张人皮,什么都没有又什么都有,留下来的武者本能只是为了保护这个张人皮——直到见到那个不可说的魂魄。

评论(5)

热度(18)

  1. 芳菲阑珊双剑快马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东青双剑快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