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快马

持续性长草,间歇性拔草。

上邪

第四章

      
       风暖吹水碧,莺鸣闹飞絮。

       “伤病虽已无大碍,这杯中之物却总是带了几分邪性。”玉钟轻摇,五云浆漾出涟漪芬芳馥郁,未饮先醉人。“风光如此,莫要辜负啊。”

        “年年岁岁循环往复无甚不同,谈不上辜负。”柳末止闷头饮酒,对叶鹤溪之言不置可否。

        “哎,恕鹤溪不敢苟同。若如此轻怠,岂非空度岁月,踔跎年华?”玉钟流连在指间。

        “没有。”

        “哎,我曾听长辈言:如何心境,如何自处。我自忖心境豁然,看这世间无处不美景,无处不自在,便私以为世人也都同我一般。虽然现在历经世事,已非当初童稚幼子,明了世间对于万事万物个人自有个人的缘法,以己度人行不得。但像柳兄这般,眼中不见景,心中不见情,明明是昂首傲立千山的年岁,却如同期颐翁老心寂似万里荒原,不见流水不闻莺语,我……”叶鹤溪猛然饮下杯中酒,闪烁着水光的瞳仁愣愣的盯着柳末止。

        柳末止似难从手中美酒上分出半点精力给叶鹤溪。“太单薄了,江南的酒跟江南的景一样,你见识过北方的景吗?尝试过北方的酒吗?”

        “既然如此,这单薄的酒便由我,敬给单薄的柳末止,不知柳兄可否赞同?”倾酒入水,执壶添新茶,“江南的景醉人,酒更醉人。柳兄莫要着了这江南的道啊。”

        “叶鹤溪,你从来都是那个以己度人的童稚幼子。”出掌击水,小舟飘飘悠悠在湖水中打了一个圈,柳末止始料未及,霎时间头晕目眩脸色发白。

        “南船北马,古人诚不欺我。”叶鹤溪见柳末止面有怒色,不在言语心中暗自嘀咕:这也太小心眼了,我不过倒了他一壶酒而已。

        “行舟须顺水,柳兄不可勉强啊!”

        柳末止脸色愈发难看,“把船弄回去!”

        “柳兄,上船时,你把船娘赶下去了。”叶鹤溪悠哉游哉,慢饮清茶,细品山水,八方不动,“没有船娘,没有桂棹兰桨,咱们只能飘在这茫茫湖水中,听风由水了。”

        “你!运功驱船,不会吗?”听叶鹤溪如此说辞柳末止只觉头更晕了,心情更坏了,恨不得把眼前悠哉品茗的人按进水里。

        “学艺未精,不能啊。柳兄莫要烦躁,如此风光,正好欣赏呀。”

        “生于斯长于斯,还没欣赏够吗?”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啊。”

        兰舟随流水,扣舷击节歌。

——————————————————————
     

大家来数数这俩😇立了多少falg😌

于是,叶鹤溪跟柳末止在湖上漂了三天两夜……直到叶琪菲找到他们……
“什么人品?!”
“亲师姐啊!”

评论(8)

热度(17)

  1. 芳菲阑珊双剑快马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东青双剑快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