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快马

持续性长草,间歇性拔草。

上邪


第三章(上)

轻狂得白首,余恨半生,韶华正好心已老。

        叶鹤溪头顶璀璨星光瑟瑟发抖的站在虎跑山庄墙角下。狠狠地吸了口凉气,把躺在地上的人狠狠甩上肩膀,心如擂鼓,暗自祈祷千万别被人看见啊!
        提气高跃,足尖轻点一头扎进了东阁。
        “呼……险啊!”翻进房里绷着的一口气猛地终于松了下来,来不及把肩上扛着的伤者安置,叶鹤溪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躺了一会儿,叶鹤溪爬起来把人搬到榻上,“你是病人你睡床,只要……”声音戛然而止。
        “师姐当真我辈楷模!”叶鹤溪左手按住架在脖颈上的细剑,转过身来看着一脸怒气的少女,笑到:“多日未曾切磋,师姐之进境实在是令鹤溪望尘莫及。然鹤溪绝非甘心于人下之辈,今日之过鹤溪不敢轻忘,他日鹤溪定要向师姐请教,届时还望师姐不吝赐教。”
        少女收剑归鞘,莲步轻移眨眼之间人已在外室。叶鹤溪扯过锦被盖在那伤者身上,随即同少女来到外室。
        “醒酒茶已经换过三次了,同你一起出去的师兄弟们已经回来多半个时辰了,连同内室的病人,我认为你要讲的故事的会很长。”少女脸上愠怒不减,随手将桌上的茶汤推给叶鹤溪,冷静的盯着他。
        “君子何耶?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叶鹤溪接过茶汤从善如流,脸挂笑意,口角却是毫不退让。“不知师姐以为何?”
        室内突然安静,愠怒的少女怒视着不知悔改的少年。“师姐啊……”叶鹤溪眉头一皱,以手撑额,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你!”叶琪菲见状来不及收起愠怒,便急忙赶去内室找药。叶鹤溪手按额头脸色怪异,似是痛苦至极。“吃药!”叶琪菲手托两粒黑色的药丸,重新倒了一杯白水,递给叶鹤溪。
        “此事暂且按下,时辰不早了你先休息。今日端午,父亲在本家陪伴祖父与诸位叔伯。明日记得把人安置妥当。”叶鹤溪神色稍缓,笑脸皆应。
          叶琪菲心知他是学那小儿无赖,亦不点破,交代清楚便离开了。
        “你可欠大发了。”叶鹤溪撇了一眼内室转身去了厢房。
       
       
       

评论(11)

热度(26)

  1. 芳菲阑珊双剑快马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东青双剑快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