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快马

持续性长草,间歇性拔草。

不小心睡了自己妹子的男人怎么破~~o(>_<)o ~~【PS:二周目唐无乐】

       天光晦暝,暴雨如瀑,远方的天地被白茫茫的雨幕连成了一片,雨水如同蘸了盐水的鞭子,暴烈的抽打着叶凡,叶凡近乎麻木,所有的感觉好像都消失了。最初还能感觉到雨水流进伤口时的楚痛,就好像那人给他包扎伤口时,恶劣地将烈酒倒在他身上。有多疼他忘了,他只记得那人嚣张的笑声。

       轰鸣的雷声携着蛇形闪电在穹空之上恣意伸展,间或为昏暗阴森的天地带来一刹那充满恶意的盲光。叶凡眼前一花险些滑到,猛地伸手拽住身旁的一丛牡荆稳住身形。

       “小凡……把我放下……我能自己走。”唐小婉张嘴的瞬间冰冷的雨水和着凉透了的泪水一起流进嘴巴里——又苦又涩,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却不知这微小的呜咽声早已湮没在了铺天盖地的雨声、风声、雷声中。

       “别闹,这种路可不是你们女孩子走的。万一滑倒了怎么办?”叶凡稳了稳身形,轻声安抚唐小婉,顺手将拽住的那把牡荆折下来,紧紧地握在手里为自己这几近麻木的身躯汲取一点知觉,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若不是我……”唐小婉泪如雨下。

       “莫要说丧气话,我们马上就到了。归安林东边有一户人家,我曾借住在主人家,想必主人家应该还有印象。”

       “值得吗……也许……”唐小婉狠狠的吸了两口冷气,高热和病痛令她昏昏欲睡。

       “你是我小妹子啊,我这做哥哥的头一次带着自己小妹子出门,就让你吃这苦已经是我这哥哥不称职了,若是再有丝毫差池,为兄便是九死难换得一心安啊,更莫要提去见信得过某的无乐兄了。”叶凡声音不大,却在这雨夜中清晰地传入唐小婉的耳朵里,好像风雨都为其避让。

        唐小婉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风雨呼号,万物不辨,叶凡背着唐小婉在泥泞的山间蹒跚而行。

        纵使眼下何等艰难,面临何等险境,他既然答应了唐无乐,便是阎王索命他也要爬回来兑现自己的承诺。他不能失信于人,更不能失信于唐无乐。
       人世浮沉二十载,他叶凡什么苦没吃过!

评论

热度(13)